欢迎来到凯发娱乐传媒模板!

尊龙人生就是博d88来就送38

罚单3.33亿,牵涉20余人!“鬼片第一IP”是怎么被玩坏的

文章出处:未知 │ 网站编辑:admin │ 发表时间:2021-11-09

html模版罚单3.33亿,牵涉20余人!“鬼片第一IP”是怎么被玩坏的

作者| 猫哥

来源| 大猫财经

01

一部播不出的电视剧,可以牵扯出多少事儿?

有逃税的女明星,凉了;有造假的公司高管,罚了;有腐败的制片人,抓了。

已经被盖上棺材板的《倩女幽魂》再一次遭到鞭尸,相关的罚单已经累计达到了3.33亿,如果再加上2亿多的成本,至今可以说是血本无归。

本来,应该是赚钱的。

《倩女幽魂》是一个60后IP,也可以说是“鬼片第一IP”了。

1960年,已经加盟邵氏电影公司的李翰祥,发现了《聊斋志异》里的一位女鬼的人生际遇,经过自己的改编和美女乐蒂的演绎,聂小倩开始逐渐成为家喻户晓的女鬼。

李翰祥之后,聂小倩成为被翻拍最多的聊斋故事,不仅有以她为主题的电影、电视剧、游戏、音乐,就连各种聊斋故事编里面,也有她的个人单元,蒲松龄都想不到,她笔下的女鬼有多火。

她是咋占上C位的呢?因为她着实也有吸金体质。

邵氏靠倩女幽魂赚到多少钱已经不可考,但是乐蒂靠着《倩女幽魂》入围了戛纳电影节,成为中国第一个入围的彩色片。

1987年徐克的电影版,票房近2000万,在当年的金马奖和金像奖上的提名如雪片,王祖贤的聂小倩成为天花板,身价倍增,2011年的内地电影版,不仅收获了1.4亿的国内票房,海外的数字版权还卖出了1200万美元,创下了当年国产电影出海的纪录。

2003年的电视剧版,在台湾省的收视横扫,大陆发行的价格也是当年的电视剧之王,后来网易的同名游戏也是吸金无数,好几年内都是营收支柱,即便是后来炒冷饭的网络大电影,都赚得一批。

可以说,各个公司都把《倩女幽魂》做成了“印钞机”。

02

2018年,北京文化盯上了这个年届60的老IP,开始了“印钞”的进程。

彼时,上市公司北京旅游收购了几家影视公司,转型成为北京文化也没多久,世纪伙伴是其中的一家,花了大价钱,也承担了大项目,《倩女幽魂》就落在了世纪伙伴的头上。

要说,珠玉在前,超越很难,但是大家都愿意为这个故事买单,倒也值得做。

选定的女主角是郑爽,郑爽开价不低,而且中途提价,原本片酬1.5亿,后来涨价到1.8亿,最终敲定的价格是1.6亿。

这个价格就很离谱,但“不得不”。

流量当道的市场里面,北京文化也不得不向市场低头,那时的郑爽风头正劲,小仙女的护体人设还在,就是拍成一部粉丝剧,也会有庞大的粉丝群体买单。

而且,视频网站也会为流量买单的,尊龙d88ag旗舰厅,烧钱拼剧是常态,就算叫苦也不得不下手,而据不少路边消息,这剧一集就能卖上千万。

世纪伙伴当即掏钱,而钱都投向了女主角,其他方面的成本就得压缩,就连横店最缺活儿的群演,看到《倩女幽魂》剧组的活儿都连连摇头,没人想接。

拍了77天,郑爽杀青了,1.6亿到手,每天208万,这钱是真的好赚,月薪过万的白领要赚到这“1爽”,也需要从武则天时代就开始奋斗了,而和经纪人张恒恋爱曝光后,俩人索性去参加了恋爱真人秀。

而给郑爽开出这个天价片酬的北京文化,在2018年就把这60%的投资收益权以3.8亿的价格卖了,当年就确认了3.58亿的收入。

剧刚拍完,演员和公司都赚了,这双赢的局面来得可真快。

03

就在大家以为《倩女幽魂》播出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,变故来了。

秀恩爱的恋综还没结束,郑爽和张恒就分了手,随后为了2000万的借款起了纠纷,昔日的爱侣变怨偶,开始打起了官司。

本来这没啥,但是双方的口水战愈演愈烈,开始了互相揭短的过程,而作为前男友和前经纪人的张恒,爆出了近两年娱乐圈最大的料。

先是私德部分的代孕弃养,然后是公德部分的偷税漏税,这偷税漏税部分,又事关《倩女幽魂》。

当年的1.6亿的片酬,直接给肯定是不行的,郑爽父母亲自下场操作“避税”。

1.6亿的片酬最终到账1.56亿,这1.56亿分成两部分,4800万的个人片酬按企业收入申报的税,这里面个税和企业所得税的税率差就很大了,而剩下的1.08亿,则是以郑爽实控的公司增资款的形式入账,最终偷税4302.7万,其他少缴税款1617.78万元。

而郑爽在2019-2020年,未申报收入1.91亿,偷税4526.96万元,其他少缴税款2652.07万元,总额超过了7179万。

而且,2018年就开始严查天价片酬和阴阳合同的事儿了,这也算是顶风作案了,最终,税务部门开出了追缴税款、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的形式共计2.99亿的罚单。

罚单开出了,7000多万的税款算是补齐了,但是罚款的部分一直在被催缴。

而在偷税方面进行策划、协助、掩护的张恒,也没有因爆料和躲过去,税务部门对张恒处以郑爽在《倩女幽魂》项目中偷税额(4302.7万元)0.75倍的罚款,计3227万元。

俩人的罚单加起来,就有3.3亿。

04

这还不算完,小两口内讧还没结束,北京文化也开始内讧了。

《倩女幽魂》的主控方世纪伙伴的创始人娄晓曦,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的财务造假,其中最重要的部分还是《倩女幽魂》。

狼人自爆,算是把家底都抖落干净了。

根据娄晓曦的举报,北京文化想要发行可转债,需要2018年的业绩比2017年好,但是2018年受查税风波和限薪令的影响,行业太差了,得想办法弥补,于是急需把还未成型的《倩女幽魂》确认进2018年的收入。

于是,当年签了一个协议,60%的收益权卖给了雅格特公司,但雅格特公司只是个幌子而已,3.8亿没支付,只付了5500万,相当于《倩女幽魂》当年利润的一半,而就这5500万,也是北京文化自己出的。

北京文化成立一个基金,基金先后将这5500万通过通道公司打给了雅格特,然后雅格特再分批将这钱返给世纪伙伴,钱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来了。

没有现实中的金钱,却有报表里面的利润,为啥这么清楚,娄晓曦像张恒一样,自己就是经手人。

北京文化各种否认,娄晓曦外逃,成为北京文化的挡箭牌,但后来证监局一查,跟举报的大同小异,当然除了《倩女幽魂》,还有一部《大宋宫词》,也是这么操作的,2018年的报表,北京文化虚增了4.6亿的收入,近2亿的利润。

而再剔除这些虚增的利润,北京文化2018年的利润还没有给郑爽付的片酬多。

在11月1日,北京证监局北京文化的造假案也开出了罚单,北京文化被罚60万,举报的娄晓曦和被举报的宋歌、张云龙各罚30万,其他的责任人被罚20万、10万和3万不等,近2亿的造假案,最终以合计216万的罚单告终。

曾经屡次押中爆款、市值300多亿的北京文化,如今已经缩水90%。

然而这个“鬼片第一IP”的瓜仍在继续,前一阵子,这部《倩女幽魂》的总制片人也被抓了,他因为这部剧而被举报,然后其东家顺藤摸瓜,查出了腐败问题移交司法。

为了“印钞”,各方手段都很拼,由这部剧引起的纷争会不会就此结束,恐怕也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。

但是在2021年,这个“鬼片第一IP”怕是已经被搞凉了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